二类糖尿病,通过饮食和生活习惯远离药物

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的消息,几乎一半的美国人都在服用至少一种处方药。服用至少3种的占20%,服用至少5种的占10%。

由于这些处方药中大部分都是针对饮食和生活习惯开出的,那么“远离药物”自然就成为了我们的终极目标。“我终于治好了糖尿病,从此就可以跟胰岛素说再见啦!”这是健康食品对抗现代人“文明病”的最终胜利。

这是有依据的,我们已经帮助许多人成功摆脱了药物。但是在这些事例中,人们往往倾向于把自己正在服用的药物“妖魔化”,声称如果饮食健康的话这些药物其实完全没有必要。而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情况完全不是这样。

饮食习惯确实可以帮助患者减少甚至完全脱离药物,但是这并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问题,药物和生活习惯是可以互补互助的,“我摆脱了药物”不是我们唯一想要达到的目的。慢性病很复杂,没有人可以说药物和健康的生活习惯不能共存。

 

饮食vs糖尿病药物

如果只考虑到以药物为基础的治疗,糖尿病看起来像是一种慢性而且只会越来越恶化的疾病。而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放慢疾病恶化的脚步。

英国有一项研究追踪调查了对二类糖尿病的药物治疗过程。一开始在体内的HbA1c含量达到很高浓度之后,患者先是服用一种药物来抑制,但最终一种药物已经不能满足治疗需要,HbA1c的含量又恢复到高水平。于是研究者们使用了第二种药物。这一种药物也使HbA1c含量暂时下降,但是最终又升了上去。于是研究者们又使用了第第三种药物…结果不言而喻。

药物只能暂时控制病情,患者需要不断增加药物含量和种类。而增加药物服用量并不会对血糖水平和体重控制形成积极影响,事实上某些药物还会使人长胖。这些事实显然给依赖于药物治疗的患者带来了不小的打击。

但如果有一种更好的办法可以取代增加并不管用的药物摄入量呢?这项研究并没有提到饮食和生活方式对病情的影响。(可能是因为研究者之一是一家生产糖尿病治疗药物的公司的员工。)
另一项研究就没有类似的利益冲突。研究者们找到了一些不想通过药物来控制体内HbA1c含量的患者。他们没有改变这些患者服用的药,也没有给他们额外的药物,而是针对饮食和生活习惯方面给出了一些建议(基本上就是“不要吃太多”和“每周都做几个小时运动”)。在没有服用额外药物的情况下,听从了建议并采取相应行动的患者更有可能提高血糖控制能力,降低体内HbA1c含量。对于多数患者来说,饮食和生活习惯可以很好地取代只有短期功效的额外药物添加。

糖尿病真的是一种不断恶化又无法遏制的疾病吗?还是说只是在药物治疗的基础上才会变成这样?饮食和运动能够妙手回春吗?

 

预防以及应对糖尿病的饮食

饮食和运动的介入可以使患者对糖尿病药物的使用明显减少甚至降为0,尤其是在严格限制精制碳水化合物的摄入,周围人也都积极提供帮助的前提下。
有一项研究发现,在预防高风险人群患糖尿病方面,饮食和运动的效用是甲福明二甲双胍(一种预防糖尿病的药物)的两倍。这项研究观察了有糖耐量问题的受试者,他们血糖调节功能都存在问题。与对照组相比,饮食和生活习惯的干预介入使实验组的糖尿病患病风险降低了58%。这个结果明显比比甲福明二甲双胍的作用结果(减少31%)好。而且在10年后,饮食和生活习惯仍然显示了其相对于甲福明二甲双胍的优越性。

一系列研究也表明,饮食和运动的干预可以帮助已经患有糖尿病的人减少或停止药物的使用,特别是如果他们合理控制了饮食中碳水化合物的含量。

• 一项研究中,患有妊娠期糖尿病的女性被分为两组,一组控制饮食,一组进行低碳水化合物的饮食。研究结束后,低碳组的一半女性摆脱了胰岛素的使用。

• 另一项研究中,研究者们发现,低碳饮食(碳水化合物占14%)对抑制糖尿病药物使用的效用是高碳饮食(碳水化合物占53%)的两倍。低碳组中,至少31%的受试者药物服用量明显降低,而高碳组的比例只有13%。

 

 

持续性问题

还有一项研究强调了可持续性饮食的重要性。研究者们比较了一系列的生活方式和只去看一次饮食医生这两种方式的差别。前者包括每周看一次饮食医生,接受一些关于如何确立目标,如何建立习惯,如何减少吃东西的欲望等等问题的建议。

该项目基于典型的低卡饮食和每周3小时中等程度的运动。这种饮食的质量有些低(各种垃圾代餐食品和低能量食品,完全没有持续性可言),但重要的一点是团体干预可以教导人们一些行为技巧,并且提供社会支持,比如说饿了的时候要怎么办,或者是怎样才能使健康饮食更简单一些。
在团体干预中,82%的受试者的病情得到了改善,减少或停用了非胰岛素的糖尿病药物,82%的受试者摆脱了胰岛素的使用。而在只看一次饮食医生的那一组中,上述两个比例则分别是38%和44%。当可行性比较高,又有着周围人的支持时,饮食对糖尿病的抑制效果就会更显著,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饮食的作用是长期可持续的。

上述所有实验都证明,在糖尿病控制方面,患者可以通过饮食和生活习惯的转变来达到目标,也省去了买胰岛素和甲福明二甲双胍的钱。而某些研究还表明,就算是高碳低脂的饮食,也同样有效。

 

不只是摆脱药物…

虽然撕掉处方单什么的想想就很兴奋,但确实有一些患者是不能单纯通过健康饮食和运动来摆脱药物的,其实这也没关系。与“饮食和运动让我摆脱了药物”和“饮食和运动帮我减少了胰岛素用量”一样,“饮食和运动让我的药物开始起作用了”同样也是一件让人激动的事情。

这样说也是有很多依据的。例如,在服用甲福明二甲双胍的基础上,加以生活习惯的干预会比单独服用药物效果好很多。一项研究在对老鼠的观察过程中发现,益生菌和益生元的补充使得抗糖尿病药物(这项研究使用的是甲福明二甲双胍)的效用提高了很多。

还记得在文章开头我们提到过,药物的使用在一段时间后就会失效,因此患者就要不断变换药物的种类或者是增加药物的数量。而现在,饮食和生活习惯可以帮你遏止这种愈加恶化的趋势,这难道不是一种胜利吗?

 

总结

个别事例并不是饮食和运动可以扭转糖尿病恶化局面的唯一证据。事实上,有大量证据表明,生活习惯的转变可以减少甚至停止患者对药物的依赖。但另一方面,医学上并没有所谓的“万能疗法”。如果饮食和运动能帮助患者减少药物的依赖,这不失为一件好事,但饮食和运动与服用药物并不互相矛盾,患者也不必苛求药物的停用。

http://xzh.i3geek.com
查看更多
大笑也能養生!笑出來的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