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肠道微生物组的五个常见迷思

近年来多了很多的产品和广告的推广,我们也对于肠道健康愈来愈关注。肠道中有数万亿微生物,被统称为肠道微生物组,对于消化、代谢功能、抗感染性及其他方面至关重要。这些微生物可以合成B12和叶酸等维生素,调节基因表达,产生短链脂肪酸等信号分子,从而影响食欲,甚至产生神经递质,从而影响情绪和行为。大量研究还表明,微生物组的改变与多种慢性疾病有关,包括肥胖,糖尿病,自身免疫性疾病,肠易激综合症、湿疹和心脏病等。

但是在庞大的产业和广告以外,就让我们深入研究有关肠道微生物组的五个常见迷思:

 

  1. 健康的肠道微生物组标准

近年来,新技术和对肠道健康的兴趣日益增长,促进了我们对肠道微生物的了解,现在,商业微生物组测试让我们可以窥见肠道内的微生物世界,但是事实上,我们对如何组成健康的肠道菌群知之甚少。

世界上任何两个人,平均只会共享大约三分之一的肠道菌群,其他三分之二的肠道菌群将根据其遗传学、地理位置、抗生素和药物使用史、出生方式、饮食以及其他尚未发现的因素而有很大差异。我们没有足够的信息来说明一个人的「三分之二」比另一个人的「三分之二」好得多,除非其中一个人的病情严重增长或感染了已知的病原体。

人们普遍认为多样性和社区稳定性是健康肠道生态系统的关键组成部分,但有时甚至可能与患病状态有关。事实证明,要定义肠道营养不良(肠道微生物组状态改变,通常与疾病有关)很困难,但最近的研究发现了一些微生物营养不良的特征,在疾病状态之间似乎很常见。肠道营养不良最常见的特征之一是,门菌属细菌中丁酸盐生产者的数量较低,炎性、兼性厌氧菌的数量较高。

了解这些模式和营养不良的潜在机制可能是确定我们如何能够操纵微生物组以改善健康状况和逆转慢性疾病的关键。而通过纤维、运动、禁食、酮和丁酸的组合促进肠道粘膜缺氧,可能有助于恢复肠道稳态。

 

  1. 高脂或生酮饮食对肠道不利

许多微生物组研究人员和健康博客作者已避免使用高脂肪和生酮饮食,认为可能会对肠道微生物组产生负面影响。

然而,这些很多是基于动物研究的推论,不一定适用。这些都是利用“高脂饮食”进行的动物推断,更准确地说,这种饮食可以说是富含精制大豆油、猪油和精制糖而纤维含量非常低的饮食。

反而,也有人体研究发现,生酮饮食诱导的微生物组变化可能对多发性硬化症具有保护作用,这可能是由于其减少双歧杆菌丰度和减少肠道促炎性Th17细胞的能力。从机理上,有强而有力的证据表明,在禁食或生酮饮食期间肝脏产生的主要酮之一,β-羟基丁酸酯可以代替丁酸酯作为肠上皮细胞的燃料来源。 《细胞》杂志一项研究发现,生酮饮食可以增加小肠和小肠肠道干细胞的数量和功能。受伤后加快肠屏障的再生。

综合而言,只可得出得结论是,生酮饮食并不一定适合所有人。尤其是那些硫化氢过度生长的人,因为较高的蛋白质和脂肪摄入可能会喂食产生硫化氢的微生物。

 

  1. 大多数腹胀,浮肿和气体来自小肠细菌过度生长(SIBO

健康的大肠是数万亿微生物的家园,小肠具有较少且不同类型的细菌。当限制细菌负荷的宿主机制崩溃时,异常大量的微生物会在小肠中繁衍生息,在那里发酵食物并产生氢气和其他气体,这被称为小肠细菌过度生长(SIBO)。

最近的研究已经将SIBO与几乎所有慢性健康状况相关联,该术语实际上已成为家喻户晓的词。但是,这些研究使用的取样方法,不能有效地培养小肠中的许多物种。2018年的一项研究证实,基于培养的方法将小肠中的细菌数量低估了约100倍!

2019年在《自然通讯》上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有不少症状是来自小肠营养不良,而非SIBO的典型反应,如腹胀,腹痛和肠蠕动改变。换句话说,不是细菌数量,而是小肠中细菌类型和功能的转变。所以我们不一定是要消除小肠微生物过度增长,而应着重于营养和支持健康的小肠微生物组。

 

  1. 锻炼对肠胃总是好的

在许多动物模型和人体研究中,锻炼确实对肠道微生物组确实有好处:在动物模型中,运动往往会增加微生物多样性,增加产生丁酸酯类群的数量,增加短链脂肪酸的产量,并增加有益的属,如乳酸杆菌和双歧杆菌。

在将运动员与久坐的人进行比较的横断面人体研究中,运动员往往具有增加的微生物多样性,以及碳水化合物的周转率的增加。

但是,运动的数量和强度可能会对肠道运动的结果产生重大影响。通过对动物模型的一系列研究室发现,定期进行自愿锻炼与改善肠道健康和预防急性结肠炎的侵袭有关。另一方面,强行高强度跑步,会出现独特的微生物组特征,肠道炎症,和结肠炎死亡率增加。

人类特别是在高温下长期而激烈的运动,可导致肠道通透性并增加促炎性细菌产品向血液中的转运。如果要进行激烈的训练,摄入某些营养素如牛初乳、锌、谷氨酰胺、精氨酸、姜黄素和充足的液体都可以帮助减轻对肠屏障的损害,而酪蛋白、碳水化合物凝胶、压力和非甾体抗炎药都会加剧肠道损伤。

 

  1. 使用抗生素后应服用益生菌

抗生素的广谱活性不能区分致病菌和有益菌,因此它们可以显著改变肠道微生物群。

生命早期使用抗生素特别有害,并且与肥胖、糖尿病、自身免疫性疾病、哮喘、过敏和皮肤状况的较高风险相关,许多人开始服用益生菌以支持康复,甚至医生都给患者开了益生菌和抗生素。

但是,2018年发表在《细胞》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表明,在抗生素后服用益生菌可能会延迟天然菌群的恢复,而不是支持肠道恢复正常。益生菌的吸收量超过了其在生态系统中的份额,會抑制产生丁酸盐的微生物的返回。因此,肠道开始恢复,食用富含益生元的饮食并避免简单的糖摄入可能会更有帮助。

 

总结

关于肠道微生物组还有很多待发现,但有一件事很清楚:它具有治疗疾病和优化人类健康的惊人潜力。但同时,重要的是不要被宣传或迷思影响到一知半解,期待以后我们会逐渐更了解这个科学家在解开的谜底!

Zeen is a next generation WordPress theme. It’s powerful, beautifully designed and comes with everything you need to engage your visitors and increase conversions.

Top 3 Stories

秀场趋势
糖尿病福音!新研究指每天两份奶制品有助降低风险